首页 万界称尊

第七十六章 龙蛇落幕

万界称尊 星之煌 15032 2021-04-20 09:3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万界称尊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电子大屏幕上似乎注定了每天都会安排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

  第三天一开场,便是两个惊心动魄的名字。

  天朝唐门:陈艾阳。

  无国籍:GOD。

  两大绝世高手,武道上的最高成就,超越了前人,甚至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高手,真正的开始了较量。

  字体定格的一刻,整个庞大的体育馆之中,立刻就凭空升腾出了一种压抑的气氛。无比的压抑,压抑得让人喘息不过来的气氛。

  这是从整个武道大会开始以来,都没有出现过的现象。

  一时之间,整个场地之中,鸦雀无声,连咳嗽声音都听不到,就好像是整体失声了一样。

  不过这些气氛对于太易来说,都却没有一丝一毫地影响,他只是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地沿着通道,走下了看台,直到场地中央。

  GOD首领依旧是两只长长的眉毛,垂到了自己的脸上,显现出了一种超然,就好像是蜀山剑侠传之中鼎鼎大名的开山祖师长眉真人一样。

  不过他的相貌、脸色、牙齿、皮肤、身材,都无一地向世人展示着,他的年龄,绝对没有超过三十岁。

  如果把眉毛剪去,变成正常人地模样,任凭是谁都无法看出,这个青年就是世界第一暗杀界的领袖,纵横暗杀世界四十年之久的“神”。

  “陈艾阳,这是我们的第二次交手了!”

  GOD首领几乎是和太易同时走了下来,两人相隔了三十米地距离,遥遥站定,以目注目。就在这时,GOD首领开口说话了。

  “嗯。”太易淡淡的点了点头,“咱们已经交过一次手,那次交手,拜你所赐,成就至诚之道,得以全身而退,这次你我公平一战。”

  “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武功修炼到了极致的人,也是人体潜力的最高巅峰位置,前面的路,不知道是什么,就算是古往今来的武术家,丹道大家,达到我们这个成就的,也没有几个,超越我们的,一个也没有,我们等于是神,也等于是仙,也是佛。前面的路到底是什么呢?也许我们今天交手之后,就会真正的明白,可惜啊可惜。”

  GOD首领长长的眉毛随着说话的声音微微动弹着,忽然不似人类。

  “可惜什么?”太易问道。

  “可惜我们两人,要在一群猴子的围观之下交手。哎!真是悲哀啊!”GOD首领长长的一个叹息,目光环绕了整个全场的一圈。

  在场所有的人,都听见了GOD首领的这个话,顿时都骚动了起来,但是被他的目光轻轻一扫,竟然骚动都平息了下来。

  GOD首领的目光就好像有魔力似的,扫到哪里,哪里的骚动就平息下来。

  “前面的路吗?”太易道:“的确,道无止尽,前面仍有路,只是,时也命也,终归是这片天地桎梏了你我啊!”

  面对这个对手,太易心中略带惋惜。在这个世界上,但凡能够成就打破虚空的境界的人都是盖世人杰,只是天地所限,不能更进一步。放到遮天的世界里,以他的天资,成就帝位也未尝不可能。

  “不错!我们的前面,还有路。只要今天一战过后,你我交手,无论谁胜谁负,都会找出那一条路来。”GOD首领垂下了自己地眉毛和眼皮,身体站得直了,用一种无比平淡地语气道:“太易!展现出真正的力量来,让这些猴子一般的凡人看看什么叫做力量吧。”

  “好!动手吧。”

  太易双手微微抬起,好像撑坐着一个大太师椅子的扶手。

  “轰隆!”

  就在太易双手微微抬起,撑开的时候,GOD首领突然之间,脚步向下一震,哈哈一声响彻云霄的大笑之声响起。

  在这大笑之声中,整个体育馆四面的玻璃墙壁都出了咔嚓咔嚓地声音,似乎要被强烈音波,震得碎裂一般。

  在场的许多人,这一下就受不了,有的人竟然呼吸困难,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他震脚之间,地面地许多龟裂石块,钢筋水泥都被震得飞了起来,出了刺耳破空的长啸,猛烈的打向了四周。

  这些碎石乱飞的威力,足可以砸死人了。

  不过这一切的大骚动,都丝毫没有影响到了场中的两大绝顶高手。

  太易在GOD首领一声长笑,一震脚爆起碎石的时候,并没有出手。他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GOD首领先动手。

  天崩地裂,月毁星沉,都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他的双眼,牢牢的锁住了三十米之外的GOD首领,天地之间,值得他注意的,就只有了面前的对手。

  场地外的任何情景,都在他的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挂碍,就好像是不存在一样。

  哪怕现在就算是场地外有密密麻麻的冲锋枪,火箭筒指着他,他也不会在意分毫。

  对于太易来说,到了此时,已经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交手,更是不为了争夺天下第一这个武道大会的虚名,而是把自己的生命,用最为浓烈的方式宣泄出去,拔升自己的精神、自己的意志,从而在武道的巅峰之后,真正的开辟出一条,古往今来,都没有人发现、没有人找到的路来!

  最后地境界,是什么样子地呢?

  没有人知道。

  就是太易自己,也不能够确定自己的路一定走得通。

  “我们都到了打法上的巅峰,任何技巧打法,对于我们来说,都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太易的声音越来越飘渺,仿佛要远离尘世。

  “国术的修炼,归根结底,是对自身的掌控与对生命本质的升华,落到实际上,就是体力与力量的成长,纵然是开辟道路,也逃不开这个根本的设定。既然如此,我们就简单一点,化千百击为一击,以此定生死。”

  “好、好、好,你就全力出手吧!”听着太易的话,GOD首领一个字一个字的道。

  令人震惊的事情生了,他每说出一个字,眉毛就有一滴鲜红的血液滑落下来,话说完之后,他的眉毛就好像屋檐水滴,滴滴答答落到地面。

  显然,GOD首领正在运转全身气血,蒸腾的气血湃溢出。

  太易缓缓的伸出一只手,逐渐的握成拳头状,整个动作看似缓慢,其实只发生在一瞬间。

  随着拳头的握紧,GOD首领立刻就感觉到了一股仿佛纪元终结、再造乾坤的拳意威压压迫住了自己心灵,心思都似乎不怎么灵动起来。

  GOD首领突然之间,长笑了一声,朝太易出手了!

  没有人此时此刻,能够形容得出来他的拳术威力有多大,身体晃动之间,连气流都似乎凝聚了,没有出一点的风声来,但是没有风声气流,面对GOD首领打击地太易,全身的衣服好像被大风一刮一般,猛烈的往后飘飞。

  直到人的视觉看见了太易衣服猛烈飘飞之后,耳朵之中,才传来了急促到了极点地鸣笛,还有连番的空爆,以及场地中央空气震荡地剧烈波纹。

  人人看到了这股波纹,都有一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周围的空气变成了水。

  要不是水,哪里来这么强烈的波纹呢?

  面对GOD首领突然攻击,太易的回应只是一拳!

  没有什么劲气纵横,但这简简单单的一拳却淋漓致地将一种超越天地,无惧生死的杀伐精神直截了当地展现出来。这是粉碎一切物质障碍,破开一切空间、时间、规则的束缚的意志与决心。管你世界是真是假,管你如何荒谬恐怖,我自挣脱束缚、破碎一切,绝空而去。

  “轰隆!”

  太易似乎要粉碎虚空的一拳,正中了GOD首领的手臂!

  GOD首领身体摇晃了一下。

  太易并不停留,再次前进半步,又是惊天动地的一拳打出。

  GOD首领也不闪,也不避,手臂硬架、硬挡!两眉滚落下来的血液,越来越多,整个场地之中,瞬间就弥漫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每滚落一滴血液!GOD首领的精神就旺盛一分,力量也增强一分。

  “好、好、好!”太易突然之间,放声大笑,笑声之中,又是一拳!

  GOD首领硬接住,不动不摇!

  接连之间,太易又是一手按腹,一手又出拳!脚步前进,始终是一步,半步之间!

  太易出拳之间,始终是简简单单,姿势连普通人都做得来,但是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之中,越来越快,越来越凶猛,力量越来越磅礴!

  一连数十拳都被GOD首领格挡住之后,太易气息陡然一变。

  君临天下,杀破九天十地,斩灭万古敌!惨烈的气势充斥了整个空间!

  在这样的交手之中,两大绝顶高手已经是完完全全,抛弃了花巧的动作,你出拳,我来接。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

  “九百拳!”

  人影闪动,空气撕裂,拳风爆炸,肌肉如钢的连接打击碰撞之中,忽然之间,人影一收。太易和GOD首领同时停止了交手,也停止了动作。

  这个动作还保持着太易一拳击出,GOD首领双手硬接。

  两人都一动不动,似乎雕塑。

  直到太易的嘴里,稳稳地吐出了三个字,把手一收。身上白雾汗气浓烈地冒了起来,好像一个开锅的大锅炉。

  人人都感觉到了一股热浪,这是太易散出来的热量。

  太易说完话之后,手一收。

  GOD首领也把手一收,长长的眉毛一动,脸色如常,不知道受伤了还是没有受伤。也不知道胜负如何。

  “找到了道路了么?”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GOD首领在收手之后,问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找到了!”

  太易点点头。

  “可惜啊可惜!我力竭了!”GOD首领的眼睛之中,全部都是一种希望的欣喜,但随之以后,就黯淡下来,瞳孔收缩,呼吸缓慢,身体坐了下去,任何人都感觉不到他地气息。

  两大绝顶高手,对决!九百拳对拼,GOD首领力竭而亡!

  太易静静的看着GOD首领,“哎,生不逢时,时也命也。你若晚生两百年,或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叹息之后,太易一步一步走上观众席,闭目养神,不在看一眼赛场,似乎这场武道大会,剩下的天下高手的对决,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地方。

  经历了这样一个高潮,武道大会的气氛被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峰,整个赛场越来越血腥,无数的强者用自己的生命来演绎武道的精神。

  随着时间的流逝,赛程的进展终于进行到了最后,一切都将落下帷幕。

  电脑大屏幕上使劲的闪烁着,不过就只剩下了最后两个名字,再闪烁,也闪烁不出什么新的名堂来。

  闪烁了一会儿之后,这两个名字也就真正的稳定了下来。

  天朝唐门:王超。

  天朝唐门:陈艾阳。

  唐门的两大绝世高手,现存的武道上的最高成就者真正的开始了较量。

  最后一战,就在电脑大屏幕上血红字迹定格的瞬间,已经拉开了序幕。

  王超微微一笑,身体轻微一动,手平放,扶着椅子,这一刹那,霍玲儿突然有一种感觉,感觉自己这个师傅王超似乎变成了世界的中央,宇宙地中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

  因为此时此刻,全场!所有人地目光,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武道大会,最后一场交手!

  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

  王超看着走下来的太易:“老陈,当年我开始学习国术的时候,你的拳术,就已经深不可测了。到如今,我走到了这一步,却还是无法看透你。在这个世界上,你是已知的第一个做到将至诚之道和打破虚空完美合一的强者,更是在探索未知的道路,是现在的我最想挑战的对象,在以前,我就想挑战你,可惜你我亦师亦友。今天,就让我来看看,你钻研的道路,究竟是否行得通!”

  “我也很想看看,大势已成的你,究竟达到了怎样的高度?”

  此时,武道大会响了千百次的铃声,也在这时按时的响了起来。

  “这次交手之后,我就会离去。”听见铃声响起,太易道。

  “只怕你难以离去。”王超道:“这次我会性命相搏。你虽然自辟道路,武道莫测,也并没有和我交手之后,安然离去的把握。”

  “性命相搏,这个是自然。你若不是性命相搏,那这场交手,便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希望你不要死在我的拳下。”

  太易淡然的道。

  到了这个时候,一切的交情,关系,都自然化为青烟,两大绝顶高手,性命相搏,这个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就连在台上的王超、太易,都不觉得任何的意外。

  “动手吧!”虽然如此说,但是太易的精神越发从容,似乎早已不再局限于比赛之中,他抬头望天,双眼似乎看透了天地的运转,岁月的变迁,命运的轨迹。

  “接我的拳吧!”

  王超看见太易的模样,眼睛出乎意料的闭了下去,背在背后的双手伸了出来。

  太易冥冥之中,仿佛感觉到一尊完全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旷世巨神缓缓诞生,仿佛自混沌鸿蒙的亘古时光跨越而来,呼吸间的气息主宰着天地万物,一股重如厚土般的拳意威压压迫而来。

  “好,好,好!你的大势已经积蓄成了,让我来真正的见识你的拳法吧!普天之下,能承受得你的拳劲拳意地人,恐怕也只有我了!今日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若不是生死存亡地刺激,你我二人,都无法窥见武道的巅峰之上,还有没有路径,今天的一战,注定是要分出生死来的。”

  太易纵声长啸,气势疯狂拔升,威猛到近乎非人一般,仅仅是屹立,便有一股无法言喻的伟岸威势散发而出,主宰着这一方天地,喝令天地无敢不从。带着从古至今浩瀚无尽岁月积累而来亘古沧桑,带着宛如混元般的古朴混茫,带着的是主宰天地众生、万物乾坤皆在掌心间转动的极致霸气。

  这两个人的对峙,超凡入圣,给人以一种仿若仙神降临的无上威压!

  太易突然之间,长笑了一声,朝王超出手了!

  他的左臂柔若无骨,左手化掌向内回缩,全身窍穴震动,节节贯通,如天体运行般自相循环,绵绵不绝。一股莫名的威势扩散开来,虽然虚无缥缈并无实质杀伤力,但蕴含的意境却宏大深远,犹如宇宙星空那无尽幽深的空间。

  他的右手成拳向前推出,这简简单单的一拳却淋漓致地将一种超越天地,无惧生死的杀伐精神直截了当地展现出来。这是粉碎一切物质障碍,破开一切空间、时间、规则的束缚的意志与决心。管你世界是真是假,管你如何荒谬恐怖,我自挣脱束缚、破碎一切,绝空而去。

  一左一右,一幽深晦涩如同宇宙星空,一刚直霸道如粉碎真空。这一个简单的架势道尽了太易十二年苦修的最高成就。

  一声长笑,震脚发威,王超身形一动,天庭劲,涌泉紧,上下相连,通背直推,山撞脸,直接把三十米的距离无视掉,好像山岳一般,迎面就到了太易的面前一尺距离。

  王超举手投足之间,场地中央空气震荡地剧烈波纹,一脚踏下,一声巨响,整个场地在剧烈的摇晃,更有无数碎石漫天飞舞。

  太易刚刚被漫天飞溅的砂石刺激得微微闭眼的时候,一个拳头已从眼前浑浊且汹涌的空气中冲了出来,越来越大,而后竟然把所有的一切都遮盖住了,让他感到日月无光,天地破灭,而对方的拳头如整座奥林匹克山被来自太古的泰坦巨人搬起来,朝自己猛然砸下。

  太易左手探出,仿佛是一个深沉的黑洞,容纳所有,吞噬一切,硬生生的接住了这一拳;而他的右手则是迅疾如光,携带着粉碎一片星域的意境打出!

  面对太易的攻击,王超也不躲避,前脚一撑,只移动了半步,一拳按腰,一拳飞扬,如巨斧开山,直劈下来。

  这一招,太简单了!

  简单到就是不会武功的人,都模仿得出来。

  但就是这简简单单地一招,王超施展起来,却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因为他在一拳劈下之间,身体随之膨胀!整个人变成了一个身高两米以上,手脚庞大的巨汉!

  与此同时,一劈之下,震荡地空气涟漪,波纹更大了许多。

  无论是相隔多么远的人,都感觉到了自己好像是处在惊涛骇浪之中,不能自拔。

  两大高手地动手,另得四周观看的人,都产生了一种空气是水的错觉!这是何等的力量!何等的拳法震荡!

  “轰隆!”

  王超飞扬的一拳,正中太易的右拳!

  两人搏击之声,立刻传遍全场。

  两个人不退不让,恐怖的劲道席卷四方,空气如水,涟漪无穷,大地开裂,一条条裂缝宛如伤疤,诉说着两个人超凡的战力。

  王超并不停留,又是惊天动地的一拳劈下来。

  太易也不闪,也不避,单手成拳,再度打出。

  “你能连接我三拳,真是痛快!”王超突然之间,放声大笑,声音之中,满是欣喜。笑声之中,他一手按肋,一手又是一拳!

  太易硬接,举拳对撼,不动不摇!

  接连之间,王超又是一手按腹,一手又出拳!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之中,越来越快,越来越凶猛,力量越来越磅礴!

  两个人,两只拳头,每一次撞击,都仿佛是两颗炮弹直直的撞在了一起,爆发出了无穷的威势,拳头周围的空气如流水一般,但是还未荡漾成涟漪状,就被打成了一朵朵细小的水花!

  地面的混凝土,已经被踩成了面粉一般的烟尘。

  混凝土里面粗大的钢筋,也被踏得埋入了深深的地里。

  随着王超不断的出拳,他的气息陡然一变——凝重、厚实、浩大、剧烈!仿佛是亘古长存的不周山,镇压了天地的一切,成为了万古的秩序。

  而太易,在他的身体内犹如有无数细小的风铃奏响一曲悠远绵长的曲子,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亮,一时间犹如数以千亿计的人们齐声奏响一首恢宏激扬的长曲,悠远绵长之中越来越显波澜壮阔,气势恢宏……

  这是来自全身无数细胞的颠震共鸣,是无数细胞的齐声合奏……

  “一招定胜负!”太易纵声长啸,他的身体在这一刻动了,仿佛与天地合一,无处不在,化作了一道璀璨的仙光,身形飘渺,超越了时光。

  在这一刻,他的精神意志拔升到了此生的最高峰,身体所有的细胞都在与他共鸣,被他掌控。太易能够感受到,从来没有向这一刻这样,对自己的身体做到如此的全知全能,掌控一切。

  无匹力量在体内流转,每一个瞬间太易都会感觉自己身体深处的神秘潜能被解放出来,力量、速度、体魄,仿佛无上限般增强着,五指一握,仿佛可摧山倒海一般,脚尖一动,仿佛就可以这样直上霄。

  随着潜能的解放,体魄的增强,人体蕴藏的一切奥妙都展现在太易的意识之中。

  人类身体之,一共有七百多兆个细胞,六十亿的肌肉纤维,组成了六百多块的肌肉,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如果在同一时间收缩运劲,可迸发出二十五吨的强悍力量,这是现代科学验证过后的常识,但也仅仅是仅在理论存在的数据,因为没有人类具备如此精细和强悍的精神力,将自身肌肉真正的潜能发挥出来,但在太易的眼中,这一切都是可控的,发挥出来的力量,甚至远超过科学推演的理论数据。

  彻底掌握自身身体的每一寸奥妙变化,无需其他能耐,光凭这身体,就足以排山倒海,截断江流。

  太易彻底陶醉在这份宛如神明一般对自身一切彻底掌握明悟的无上心境之中,随意一挥拳,强悍无匹的力量便会轰爆大气。

  耳边响动着宛如江河涌动,大海咆哮潮涌的声音,这是体内气血震动不已时产生的轰隆声响,汇集成激动人心的战歌。

  在这一刻,太易猛然踏地,方圆百米宛如被炸弹轰炸一般,骤然出现一个深有数米的蜘蛛纹洞,太易的身影猛然消失在原地,一瞬间之后,才有宛如雷鸣般的轰鸣气流声响起。

  人先动,音后起,就在这么一瞬间,太易以肉身之力踏足音速之境。

  一拳打出,自身上下,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拳头之上,让它真正的能够做到排山倒海,截江断流。

  生死存亡之际,王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脚踩麒麟步,不退反进,在太易杀招未曾发动至巅峰之时便神乎其神的闪到其身下,双手结印,手指动作仿佛极缓,一举一动都能让人看得清晰,带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之感,仿佛手指的每一下一动,都是拉着一座山的重量在挪动一般,却偏偏迅如雷电,在瞬息之间结印完成,脚踏大地,以脚底为根源,方圆十数米大地骤然开裂炸碎,劲风纵横呼啸,席卷一切。

  在太易的感觉之中,浩荡的罡风竟然形成一座巍峨的山峰的虚影,虽然很细微和模糊,但却给人顶天立地,日月沧桑而不能改的永恒巍峨感。

  一翻手,手上的山之虚影也是随之倾覆,化作无穷力量强砸过去。

  “轰!”

  整个场地之中,都都在剧烈的震颤,地面上,出现了无数龟裂的痕迹。剧烈爆发的罡风,裹挟着无数碎石向四方飞溅,铺天盖地,宛如子弹,观众席上的观众,没有功夫在身的无不是擦到就流血,碰到就骨折。

  人影闪动,空气撕裂,拳风爆炸,肌肉如钢的连接打击碰撞之中,忽然之间,人影一收。王超和太易同时停止了交手,也停止了动作。

  出乎意料的,场中并没有出现血肉横飞的场面,两个人还保持着双拳对撞的姿势。

  两人都一动不动,似乎雕塑。

  直到两个人身上白雾汗气浓烈地冒了起来,好像一个开锅的大锅炉。

  人人都感觉到了一股热浪,这是剧烈搏杀之后散发出来的热量。

  “你明白了吗?”

  太易开口说话的同时,把手一收。

  王超也把手一收,脸色如常,不知道受伤了还是没有受伤,也不知道胜负如何。

  “这就是你找到的道路吗?原来如此。”

  王超点点头。

  “明白就好、明白就好。我们的交手已经结束了。在这个世界上,希望你能替我走下去,走到绝巅!为万世开道途!”

  说完这一句之后,太易头也不回,走出了场地。

  两人在最后的碰撞之中,都在生命精神最巅峰的状态,太易以心印心,将一份突破的感悟传递了过去,接着气机互感之下,两个人同时收敛了杀心,最终和平收场。不然,就是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这场比试,归根结底是为了探索道路,既然找到了一条可行的道路,自然不需要继续打生打死了。

  当太易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场地,全场轰隆,就连几个大佬也都猛地站了起来,看着已经一塌糊涂的场地,还有闭目沉思的王超,以及太易的背影。

  武道大会上,当世两大绝顶高手的对战就这样以不胜不败的结局而告终。

  这令得关注这场武道大会的许多世界盘口,赌注等等都乱了一阵阵脚,也令得武道大会的组委会为排名很是苦恼了一番。

  武道大会的组委会,乃是世界洪门总会,唐门总会的一小部分人,还有天朝体委的高级官员,以及一些军政大佬组成的豪华阵容。

  另外,还有一些美国,欧盟的一些大佬们。

  这些组委会的大佬们为了各自的利益争吵之后,最后由天朝的大佬们拍板,定下来的结果是平手,两人并列第一名。

  只是这一切,都已经不被太易放在心上了。

  武道大会,终于完结了,谁是天下第一,也得到了一个结果,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

  一个月后,唐紫尘和王超举行了婚礼,但并不是在南洋,而是在北京。

  太易手书了一份国术心得,做为他们的结婚礼物,之后就放言云游四海,随后不知所踪,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就没有人再见到他了。

  端午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立即抢充(活动时间:6月25日到6月27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