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第608章 金蟾鬼母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任以诚撇了撇嘴。

  言语中透着几分戏谑,同时也有几分不耐。

  这样的手段能吓得住旁人,又焉能吓得住他。

  天眼之下,柳媚娘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注视之下。

  虽说可笑,但看久了却也乏味。

  柳媚娘身形戛然而止,停在了任以诚面前,半边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想她在这山中横行多年,何曾受过如此轻视,对方那语气就仿佛是在街上看耍猴儿的一般,简直是奇耻大辱。

  “臭男人,没想到你倒也有些胆识。”

  任以诚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悠悠道:“过奖了,没两下子真本事儿,拿什么行走江湖。”

  “但激怒了我,只会让你死的更惨。”

  柳媚娘眸中杀机暴涨,双臂猛地扬起,周身妖气涌动,盖住右半边脸的头发随之被吹起,露出了一片血肉模糊,像是被腐蚀过似得溃烂皮肤。

  话音落下的瞬间,她的口中有一股墨绿的烟雾喷薄而出,朝着任以诚笼罩了过去。

  空气中登时弥漫起又酸又臭的味道扩散开来,显然这烟雾中带有剧毒。

  柳媚娘冷笑不已,看着任以诚的目光就如同在看一个死人。

  中了她这毒烟,只消片刻,就会血枯肉烂,化为一具白骨骷髅。

  纵是神仙也难救!

  “嘶——”

  猝然气流激荡,就见任以诚张嘴用力吸了一口气,那股墨绿色的毒烟受到影响,迅速收拢成一束,然后竟直接被他吞入了腹中。

  “嗝儿……就这?”任以诚拍了拍肚子,看向柳媚娘。

  毒烟中确实夹杂着强烈的腐蚀性,但他肉身强悍,金刚不坏,加之真元妙用无穷,甫一入肚,便被炼化的一干二净。

  “你……”柳媚娘勃然色变,终于意识到眼前之人乃是一名劲敌。

  动念之间,林中的白雾立刻又变得浓厚了数倍,眼下正值深夜,登时让三尺之内,目难视物。

  心知敌人非是易与之辈,柳媚娘当机立断,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掠动之间,她暗自咬牙,恼怒万分。

  终年打雁,不想今日居然险些被雁啄了眼!

  “来都来了,何必急着要走,长夜漫漫,不如聊会儿。”突然一道熟悉又讨厌的声音在林中响起。

  柳媚娘又是一惊,当即停下了脚步,目光中赫然看到任以诚不知何时,已拦在了她的去路之前。

  负手而立,脸上带着令她恶心的笑容,似在为将她玩弄于鼓掌之中而感到得意。

  呼——

  任以诚袍袖一挥,卷起一阵罡风,将林中的浓雾与半空中的乌云都驱散。

  明月当空。

  清辉再度洒落,映照天地。

  柳媚娘瞳孔微缩,这人的本事远比她之前想象的更为厉害,她脑海中念头转得飞快,暗自思考脱身之策。

  任以诚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笑道:“别白费力气了,你若是能逃掉,那我也就不用混了。”

  柳媚娘气结,怒道:“要杀要刮你只管动手便是,在这里出言羞辱于我,你算什么男人?”

  任以诚轻叹道:“任某素来以诚待人,所言皆是事实,何来羞辱?这修行的世界,你目光太过短浅了!”

  “欺人太甚,我跟你拼了!”

  柳媚娘心头无名火起,双目圆睁,几乎也要喷出火来,已然是出离愤怒,倏尔飞身疾扑而出。

  长发随风飞舞,厉吼之声尖锐刺耳,她整个人犹如发疯的猛兽,俨然是一副准备同归于尽的架势。

  嗖嗖嗖……

  柳媚娘双手屈指成爪,隔空急挥,指尖劲风如刀,激起凌厉的破空声响。

  盛怒之下,她不顾一切,速度发挥到了极限。

  两人间隔十余丈的距离,转瞬而过。

  嗡!

  蓦地一声铮鸣。

  任以诚的指尖吐出一道黄蒙蒙的剑气,不疾不徐的刺了出去。

  看似缓慢,实则却快逾电闪。

  幽暗的树林中,剑芒一闪。

  柳媚娘急速逼近的身形,停在了任以诚三尺之外,再不敢寸进一步。

  她不得不停。

  那道剑气,距离她的眉心不足一寸,虽未碰触,但那锋锐无匹的劲力,已将她的皮肤划破。

  一丝殷红的血迹顺流而下,倒是给她那半张秀美的脸庞,再添了三分妍丽。

  柳媚娘并不怕死,可如果不能将任以诚一并带走,那她的死将毫无价值。

  但若要她开口求饶,那也是绝无可能。

  所以,她选择闭目等死。

  任以诚淡淡道:“看你这样子,似是心有不服啊?”

  柳媚娘睁开眼睛,恨声道:“非是不服,而是不甘,没能亲手将那个负心汉剥皮拆骨,我死也不得安宁。”

  任以诚咋舌道:“好大的怨气!”

  柳媚娘冷哼道:“少啰嗦,动手吧。”

  “你搞错了吧,我何时说过要杀你。”任以诚挥手散去了指尖的五行剑气。

  柳媚娘不禁错愕:“你到底什么意思?”

  任以诚失笑道:“我好端端的在林中休息,是你先找上门来,一言不合就要弄死我,你现在还反倒问我为什么。”

  柳媚娘稍作沉默,问道:“我要杀你,你不怪我?”

  任以诚耸了耸肩:“听你一口一个臭男人,就知道肯定事出有因了,我还不至于那么小器。

  再说了,凭你这点儿本事,还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你逃得了么?

  这漫漫长夜,就权当是个消遣了。”

  柳媚娘听到前边一句原本神色稍缓,但听到后边的时候,登时秀眉倒竖,骂道:“你们男人本就不是好东西,忘恩负义,寡情薄性,喜新厌旧,狼心狗肺,全都杀干净了才好。”

  任以诚没好气道:“嘿,我这小暴脾气,人妖不两立,我没有种族歧视,你却给我搞起性别对立来了。

  我跟你说,人与人是不能一概而论的,你不能一竿子打死一船人,而且说得好像你们女人就没有那种人似的。”

  “你……”柳媚娘一时无法辩驳,打又打不过,不由气得半边俏脸胀红一片。

  “你不能否认这个道理,对吧?”

  任以诚知道跟女人讲道理是件不怎么明智的道理,尤其是被仇恨蒙蔽的女人。

  但他还是坚定自己的立场,谁叫他本事比柳媚娘强。

  人在江湖,拳头大才是真道理。

  柳媚娘索性不再理他,神色幽幽,自顾自开口道:“他叫刘世美……”

  嚯~

  任以诚眉头一挑,这名字听起来真是满满的渣男即视感。

  这柳媚娘其实也是个可怜人。

  她本是大家闺秀,有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

  多年前,偶遇了一个落拓书生,正是她口中的刘世美。

  两人一见倾心,从此坠入了爱河。

  彼时,刘世美家中满门遇难,仅余他一人。

  在和柳媚娘相恋后,他得知对方家中有一本祖传的《金蟾大法》,练成后威力惊人,便请求对方帮他报仇。

  《金蟾大法》确有其物,可这乃是一本毒功,具有很强的副作用,待修炼有成后,会毁坏容颜。

  柳媚娘当时一颗心全都系在刘世美身上,禁不住他苦苦哀求,就答应了下来。

  旁门左道的功夫,唯一的好处就是进境神速。

  短短数月时间,柳媚娘便已有所成就,顺利帮刘世美报了仇,而她的容貌也因此而毁。

  刘世美心存感激,在大仇得报后跟柳媚娘成了亲。

  可很快,他就因为厌恶柳媚娘那半张丑陋可怖的面容,和一名青楼女子勾搭成奸。

  那时,柳媚娘已经怀有身孕。

  但刘世美最后却在她临盆的那天,跟着那名青楼女子私奔了。

  “……我的儿子因为金蟾大法太过歹毒,还没出生就已经胎死腹中,你说,我能不恨吗?”

  任以诚看着满面悲戚的柳媚娘,叹息道:“所以,你就恨乌及屋,把全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恨上了,见一个杀一个?”

  柳媚娘冷笑道:“没错,要不是你本事够硬我不是对手,你早就跟之前上山的那些男人一样,变成一堆枯骨了。”

  任以诚摇头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为什么不去找刘世美报仇,而是在这里滥杀无辜?”

  柳媚娘忿然道:“他和那个贱人生怕被我找到,早已逃掉无影无踪,我上哪儿去找?

  况且,我现在这副样子,你要我如何能够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

  任以诚突然又觉得她没那么可怜了,嘴上则是呵呵一笑:“真的吗?我不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