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南明汹涌

第670章 第卅九章 扑朔迷离

南明汹涌 杜春秋 3680 2021-06-10 11:2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南明汹涌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李存真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当年,他只知道白景春的“父母”出海遭遇了海难,男的死了,女的就被白大炮收纳。

  据说七个月后那女子便生下白芷兰。白大炮自然知道白芷兰不是自己亲生的,他又不傻,但是由于十分喜欢白芷兰的亲娘,所以也就把白芷兰视同己出了。再后来,白芷兰的母亲去世,白芷兰留在白大炮身边作为白大炮的二女儿长大。

  不过,这些也都是李存真听说的,他穿越到达白家岛的时候白芷兰虚岁已经十二了。

  白芷兰出生后一直在白家岛生活,如此过了差不多十七年,白芷兰的所谓“舅舅”来到岛上,挑起了白家岛海盗的内讧,杀死白大炮带走白芷兰。李存真记得的就是这些。

  那个月夜,李存真平定了叛乱,率军来到海边,本来已经截住了白芷兰,但是白芷兰态度坚决,非走不可,加上李存真当时非常喜爱白芷兰便放了她离开。从那以后,绿帽子王的称号就一直伴随着李存真。

  这两年来,李存真作为吴王威势日隆,没有任何一个老海盗敢像以前那么称呼他,更没有人敢提一句。但是,在心里,李存真是他们永远的绿色帝王。

  也是有意思,兴许是体质的原因?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不管是寒微还是富贵,李存真都戴了绿帽。

  而别的绿帽都算不了什么,唯一让李本人耿耿于怀的就是白芷兰这顶绿帽子,男人总有最爱,有了最爱,其他的女人就什么都不是了,白芷兰曾经是李存真的最爱。而她也让李存真耿耿于怀。

  白芷兰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我是朱琳源的姐姐。我虽不是曾夫人所生,可也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啊。”

  姐姐?你能再狗血点吗?李存真恨恨地想。其实,李存真没有别的什么太多的想法,轰轰烈烈,曲折离奇的爱情他根本不想要,他只想要一个女人,一个属于他的平凡的女人,一段正常的,省心的缘分。

  可是天啊,干嘛搞出这么多事来啊?不烦吗?李存真在心里咒骂。

  此时的李存真内心已经平静下来的,如果说他心无波澜那是假的,但要说他如同愣头青一样,四五六不懂,那就太小看李存真了。

  刚刚见到白芷兰的时候他有一些激动,毕竟多年不见了,但是,经历过这么多的背叛、生死,又才失去芳芳夫人和自己没出生的孩子没多久,李存真已经看透了一切。前世今生加一起四十多年了,不是白活的。

  “好,你就说说吧。就……说一说……”李存真说道,“我来听听这个故事。”

  白芷兰笑了笑说道:“我的父亲,不,应该叫父皇吧,不过我还真不习惯。就叫唐王。隆武皇帝受封唐王没多久,也就是崇祯九年七月初一,他杖杀两位叔父福山王朱器塽和安阳王朱器埈,为父报仇。可以说是年轻气盛,锋芒毕露!八月鞑虏阿济格率兵攻打北直隶等地,胡虏兵入塞连克宝坻,直逼北京,京师戒严。父亲心切,上疏请勤王,烈皇不许。父亲竟不顾‘藩王不掌兵’的国规,招兵买马,自率护军千人从南阳北上勤王。行至裕州,巡抚杨绳武上奏,陛下勒令其返回,后来唐王没有遇到清军,却中途和农民军交手,乱打几阵,互有胜负,乃班师回南阳。

  我朝对藩王防备极严。依照明朝规制,藩王尽可在王府内享乐,惟独不能兴兵拥将离开藩属。即使我父亲动机纯粹,仍使烈皇大怒,冬十一月下部议,废为庶人,派锦衣卫把这位唐王关进凤阳皇室监狱。我父正直又刚烈,不肯行贿,被凤阳守皇陵的太监用用墩锁法折磨,苦苦熬了七年……”

  “你先等一会,这些都是当年我给你讲过的,你忘了吗?你怎么又给我讲?”李存真抠了抠耳朵说道,“朱长寿就是朱聿键,对吧,你说这么多干什么?说重点!”

  白芷兰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娘文氏是在唐王受封那年跟随父亲的,也就是崇祯七年。不过,却是在崇祯九年的时候有的我。那个时我母有孕仅仅一个半月不到,太医便诊断出我娘有孕。此时,恰巧唐王要去勤王……”说到这里,白芷兰流下泪来。

  李存真看了看白芷兰的泪,竟然觉得心中毫无波澜,就像听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说故事。

  白芷兰擦了擦泪,继续说道:“大明是不允许藩王掌兵的,你和我说过,那是因为靖难之役。所以,事先父亲就把母亲打发走了,想就个种。唐王锋芒毕露,得罪了不少人,知道自己要倒霉,提前把我娘保护了起来。幸好我娘文氏没有名分,都以为她不过是一个婢女罢了,便也没有在意。于是,唐王的两个亲卫和另外七个人护送我娘南下,一路去琼州。”

  “去那么远?”

  “是的,因为锦衣卫也不是吃素的,远一点走便是好的。”

  李存真听了不置可否,谁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不过,权且听一听吧。

  白芷兰继续说道:“过海的时候便遇到了白大炮。那时候,白大炮还不过是一个亦商亦盗的小集团的首领而已。看到我娘漂亮,见色起意……”

  “这么说,你的那个所谓的舅舅没撒谎,白大炮确实杀人越货?”

  白芷兰点了点头说道:“霍……霍壮士……就是你说的所谓舅舅,当时看的清清楚楚的,白大炮杀人越货。霍壮士水性好,跳入水中奋力游上岸才逃得一条性命。我那姐姐白景春曾经也跟我说过,总是看到姨娘以泪洗面,想来就是因为这个事。”

  “让我猜猜后面……”李存真说道,“再后来,这个霍英雄经过多年寻找,终于找到你们母女下落,然后来岛上想要带走你?然后经过一番筹谋就真的带你走了,然后把你一起送到黄梧那龟儿子那去了?”

  白芷兰笑着说道:“存真哥哥,你不是和我说过你是神人吗?天上的事情知道一半,地上的事全知道,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怎么却说不对呢?”

  李存真听了哈哈大笑说道:“你的事太小了,确实不知道,怎么,我猜得不对吗?”

  白芷兰说道:“你想,如果我不是唐王的女儿,你所谓的舅舅,你口中调侃的霍英雄怎么会费那么大力气,耗费了十七年找我呢?”

  “行,就算是真的,那我问你。当初你和我说什么黄芳度怎么回事?”

  白芷兰长叹了一口气说道:“霍永清是个汉奸!”

  “谁?”李存真不可思议地问,“你说谁?”

  “就是我那个假舅舅,我所说的壮士,名字叫做霍永清,其实是个汉奸!”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有意思……实在有意思!快说说怎么回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