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分支线

第720章 让蛇出洞

分支线 西瓜是水果 4075 2021-09-19 15:1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分支线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长安,我听刘奕辉说你和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人不狠站不稳,这句话很有道理。可说是说,有些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这是一个机会,不用简直太可惜了,甚至以后会很久或者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单嫱在那边很认真的说道:“不是不值得,而是这个机会非常的难得,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利用?对了,忘了和你说了,前几天台里报道了一个偷盗摩托车销赃翻新一条龙的事情,就是山城那边的。”

  赵长安知道这是上次他说得,想法吓一吓山城的街溜子们,让他们别闲得慌,在夏武越面前煽风点火。

  “姐,谢谢了。”

  “又说谢?”

  电话那边,单嫱嗔怪着,然后笑着说道:“你要真的想谢,就谢大徐,这次是他亲自出马,还被那些小偷打了一顿;不过不严重,都是皮外伤。”

  “明白了姐,下次到郑市,我请徐哥吃饭。”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其实赵长安就是想知道这件事情,不然他心里巴巴咋咋的不舒坦。

  现在得到了答案就没有必要打搅单嫱睡觉,道了一声晚安挂了电话。

  结果才回到茶座,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李用章的电话。

  “李叔。”

  “长安,你刘叔要和你说几句,——”

  “嗯,嗯,你让刘叔接电话。”

  然后,那边把大哥大转了另外一个人。

  “长安,你说的事情老李都和我说清楚了,这事情是正事儿,你尽管放心,肯定不是问题。这段时间咱们山城也正在打击各种扰乱社会秩序的不法现象,给山城竖新风,创造一个良好的经商投资环境。有着不好的苗头的人,就会对其提出口头警告,——”

  “刘叔,这事儿人家又没做,而且还不一定做,提前——”

  在电话里面,赵长安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说白了就是让蛇出洞,再打七寸。

  那边停了好几秒,才说道:“长安,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佩服,佩服!我家小子比你还大两岁,上得还是国际贸易,可跟你比起来,他给你提鞋都不配!”

  “刘叔,我也是被逼无奈,总不能千日防贼。”

  “我明白了,那就挂了。”

  “行,等我回去请您吃饭。”

  “别,还是叔请你,我家小子毕业了让他回来不回来,一心要去明珠闯荡,你回来了到我家给他上上课,知道外边的复杂。”

  “刘叔你这可不对了,年轻人有学历有理想,就应该出来闯一闯,——”

  赵长安又热情的说了一会儿话,挂了电话,已经听明白了文烨对他竖起大拇指:“高,就该这样搞!”

  “这是一个机会,不用简直太可惜了,甚至以后会很久或者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赵长安重复着刚才单嫱的话,其实单嫱说得没有错,他的心在有些方面还是不够狠。

  他现在倒希望喻应明的父母能够闹大一点,然后揪出大富豪,在牵出夏武越,乔三,最好把这一群藏污纳垢的家伙一锅端。

  ——

  山城,8月6号上午。

  在医生宣布自己的儿子成为植物人以后,暴怒的丘梦丹抓花了主治医生的脸。

  而他老公和两个弟弟,硬是把前来的保安揍了一顿。

  然后逼着医院派一辆救护车,把喻应明送往江城医院。

  医院害怕担责任,硬是派出了四个业务精英在车上随时关注,而喻应明家里的人除了丘梦丹,其余七八个都坐在后面一辆小客车上。

  “我昨晚和你们嫂子合计又合计,大富豪那边就算了,现在医药费都是那边在出,而且里面还有应明的股份,真坏了大富豪的生意,那等于是咱们自己砸自己的摊子。”

  喻庆利看着车里的自己弟弟,弟媳,两个小舅子和小舅子媳妇,还有一个街溜子侄子,看到他们都点头,知道他们也分得清这里面的利害关系。

  “那咱们讹,嗯,找谁算账,我外甥总不能硬吃这一个哑巴亏?”

  丘梦丹的弟媳庞满凤长得肥头大耳,是供销社的员工,这两年供销社式微,经常发不下来工资,不过暂时还没有变瘦。

  “我问清楚了,就是那个赵长安,是应明的高中同学,之前应明就是因为他被学校欺负,让在家里复习;不然以着应明的成绩,多少也是一个本科!”

  一说起赵长安,喻庆利的新仇旧恨就都上来了,眼珠子直发红:“他老子是现在正红火的一建木锯厂的厂长,他妈是会计,干爹是副厂长,干妈是出纳,明显是一窝子的蛀虫!在厂里一个工人的工资都有两千多,还管吃,顿顿大鱼大肉,饮料啤酒管够,肥的流油!”

  车里的人都听明白了喻庆利的意思,不禁个个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场。

  “哥,这样的人也不好惹吧,赵长安听说在明珠,应明的事儿往他头上安,他们能服气?”

  喻庆利的弟弟喻庆山明显要讲理一些,对这种胡搅蛮缠的想法根本就不赞同。

  “你说啥昏话,不是因为他那新闻,应明能摔跤?”

  结果喻庆利还没皱眉不高兴的训斥他弟弟,喻庆山的女人就张嘴大骂起来自己的男人:“你个没出息的怂货,老娘跟了你一辈子,穷了一辈子!”

  “我是说他爸是厂长,他又这么有名气有钱,还是大学生,咱们是没权没势的平头老百姓,能斗得赢?”

  “啥叫斗不赢?斗不赢也得斗,总得讲理!这回每个十万八万,不二三十万,这事儿就没完!”

  喻庆山的女人激动的大吼。

  “斗得赢,你们知道么,夏武越,还有乔三,两年前把赵长安踹进北郊养猪场的臭水沟里,喝了一肚子的猪屎猪尿,他屁都不敢放一个,去年夏武越去复大看她妹,吓得赵长安连学校都不敢回。”

  喻庆利的街溜子侄子喻应栋满脸不屑:“这样的人就是一个臭老九一样,戴着眼镜人模狗样,一耳刮子下去,就成了孙子,叫他跪着喊爹都不敢支棱一点儿!他爹更窝囊,被夏文阳诬陷,也是屁都不敢放一个;去年家都被夏武越和乔三砸了,也是不了了之,父子俩都是一对窝囊废!”

  喻应栋的话,顿时让车里的人都是精神一振眼睛发亮,似乎看到了大笔的红鱼在向他们飞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