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分支线

第708章 发怒的单少威

分支线 西瓜是水果 5169 2021-09-14 22:5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分支线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姐!”

  听到开门声单少威望了过来,先是一愣然后惊喜的喊了一声,顿时控制不住的眼泪鼻涕横流。

  “我已经和医院说了,今晚就转院回郑市;你这边还有什么要收拾的,我让人去清理。”

  单嫱此时一分钟都不想在这个城市呆,更何况今晚女儿单彩出高考成绩。

  虽然对上交大是十拿九稳,然而这成绩毕竟是女儿十一年的努力成果,作为一个母亲,她当然非常的关心。

  而且聂丹琪,方萧,还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姐妹,都已经预定好了大排档,ktv包间,等着成绩下来给女儿庆祝。

  “没什么好清理的,就是我在山城酒店住着,为了公司宴请各方面的人,花了八万多。牛蒙恩这条忘恩负义的狗不认账,不给我报销!”

  一说这事儿,单少威就恨得眼睛喷火:“没有咱们家,他还在山沟子里刨地,真是狼心狗肺!”

  “小彩还在这儿,你瞎说什么?”

  单嫱皱眉提醒单少威一句,毫不拖泥带水的说道:“那行,这件事情你别想这么多,一会儿就走,一切等以后慢慢的算。”

  和弟弟又说了几句,单嫱拿出手机,拨打文凤芝的电话。

  文凤芝的大哥大是去年春天那次她的腿摔坏了住进医院,单嫱专门给她买得礼物,其实说是给她的礼物,本质上还是为了和文凤芝联系方便,好知随时晓单彩的情况。

  “小姐。”

  文凤芝的声音,带着激动。

  “文姐,你在那里怎么样?”

  “小姐你别为我担心,我好得很。”

  “文姐,小彩还有一个月才上学,我天天忙得不可开交,都没人和她做饭,老到外边买那些垃圾食品吃也不是个事儿;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过来。”

  “愿意,小姐我愿意。”

  虽然极力忍着,不过单嫱还是听出来了,那边的文凤芝已经哭了。

  “那你先把你的东西清理好,再到山城酒店,把少威的房间清理一下,东西带着到山城医院来找我们;咱们今晚就回郑市。”

  单嫱挂了电话。

  “姐,我怕文姐到宾馆收拾我的东西,那边不会放。”

  单少威说得一脸的羞愧。

  他昨晚和牛蒙恩之间的大打出手,现在早已传遍了山城。

  乔嘉艺打电话过来声音里也全是带着怒火的埋怨,说是都说他睡了牛蒙恩的一个相好,被盛怒的牛蒙恩到酒店捉奸,大打出手,弄得她现在在工地上都抬不起头。

  在这种情况下,酒店那边绝对会认为自己想趁机逃单,怎么可能让人拿走他的行李。

  其实单嫱早就对单少威没有了脾气,心里恨铁不成钢。

  不过单少威是一个孤儿,十岁就来到她家里,一直当做亲儿子亲弟弟来看待,没脾气是没脾气,不过单嫱也不能就此撒手不管。

  她又想了想,这时候她无论裴平江和纪连云打个电话,都可以顺利的解决这个小事情。

  不过给裴平江打是要欠一份人情,而纪连云,单嫱打小就看不起这个心黑手辣,反复无常的小人。

  到现在也依然看不起。

  最终,单嫱选择拨打文烨的手机。

  “单姨。”

  “文烨,我在山城有一点小事情,你那里能不能协调掉。”

  单少威欠了山城大酒店八万块,单嫱不是拿不出来,更不是舍不得这点钱。

  而是这钱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出,总得有个说法。

  不过说法那是以后的事情,包括单少威的鼻梁骨折,都不会不明不白的就这么揭过去。

  现在的事情是把单少威的东西清理出来,离开山城。

  “单姐,你说。”

  电话那边,传来文烨沉稳的声音。

  ——

  明珠,上外东北一纳米新总部大楼。

  挂了电话,文烨点了一支烟。

  单嫱给他打这个电话,让他很意外;不过仔细想了想,也不算是意外,而且是理所当然。

  单嫱的意味就是‘捆绑’,既然是捆绑,那么遇到任何事情,首先就是应该动用‘共同体’的力量;如果这不行,才会借助外力。

  文烨拨通了徐三的电话。

  在这个时候的山城,进行这种餐饮娱乐住宿洗浴的地方,纠纷往往也很多,遇到纠纷店家最喜欢的就是找一些相熟的‘哥子’‘平事儿’。

  有徐三给单少威做背书,肯定没啥问题。

  “文烨,喊你三哥喝酒么?”

  徐三也是这两天才把老婆女儿送到明珠,不是在等赵长安,他就已经回去了。

  “可以呀,我正闲着;不过三哥我这里有一件事儿,不知道你在山城大酒店认不认识人?”

  “当然认识有人,你说。”

  ——

  打完电话,单嫱又和楼下的司机说了一下,请他去山城酒店帮忙接个人过来。

  然后就和单彩在特护病房陪着单少威。

  单嫱拿着一本在国外买得书看,单彩则是很无聊的转动着一个九阶魔方。

  她不是在把魔方复原,而是试图做出每面的数字。

  没过一会儿,医院的领导就过来说救护车已经准备好了,可以随时出发。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文凤芝打来电话,询问单少威哪些需要带走,哪些就当垃圾留在房间。

  显然是文烨那边已经解决了酒店方面的事情。

  单嫱和单少威刚和文凤芝通话完毕,外边的走廊就传来一片喧哗。

  “你给我说清楚,说清楚!”

  一个女人尖利着嗓子大叫:“你和这个贱人到底啥关系?牛蒙恩你个老狗,畜生不如的东西,趁着我喝醉了糟蹋了我的身子,现在你还敢找表子!你给我今天说清楚,不然老娘现在下去就把孩子流了!——”

  “蔚蔚,我和她真的啥都没有,她是单——”

  传来了牛蒙恩低声下气,讨好的声音。

  单彩瞬间变了颜色。

  “我抓死你个死不要脸偷吃嘴硬的老王八,居然还敢狡辩,居然还敢狡辩!”

  “打死这个臭女人!”

  “不要脸的贱货,勾搭野男人!”

  “我没有!我没有!你们冤枉我,冤枉我!牛总,牛总,你说一句公——”

  “啪啪啪!”

  响亮的扇脸的耳刮子声,伴随着“还敢还嘴!”“打烂她的嘴!”各种咒骂。

  躺在病床上的单少威,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脸上扭曲变色,带着即将爆发的熔岩怒火。——这么污蔑欺辱他单少威的女人,而且就在他耳边这么做,简直就是上门来砸门朝他泼粪水!

  脸上怒的发炸的单少威一把扯掉了手上的针头,跳下床找拖鞋,就准备冲出去来个英雄救美。

  “你要是出去,以后你的事情我再也不会管,我和小彩现在就回郑市,你以后也不要再踏进我的家门。”

  正在低头看书的单嫱,很轻的说了一句。

  然而落进单少威的耳朵里面,却不啻于惊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