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妹控哥哥不好惹

第267章 姜泑琳的苦楚

妹控哥哥不好惹 沧海 5918 2021-06-09 19:1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妹控哥哥不好惹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进入圣道之巅,楚雪体内的毒素明显变得收敛起来了,似乎是因为圣道能量对于这种毒素有着天然的压制力,楚雪的面庞也由一开始的灰白色变得开始有血色了。但是姜泑琳还没有发现这个事情,她着急回到神农殿找自己的爷爷。

  “爷爷我回来了!”姜泑琳在神农殿门口喊道,但是却没有人应答,她以为爷爷是在后面药堂看草药,就先把楚雪送回了自己的房间,再去寻找爷爷商量如何救治楚雪。

  姜泑琳路过大堂的时候听到旁边屋子里传来交谈声,便走过去听了听,却没想到,却听到了对自己极为不利的消息。

  “今晚姜泑琳那个小丫头就回来了,也不知道她对这门亲事是个什么态度。”这声音姜泑琳认识,是神农学派的二长老,她心里一惊,什么亲事,自己什么时候有亲事了。

  “她不答应也得答应啊,她这次在剑坛的行为已经打破了神农学派的平衡,惹怒了圣道之巅上面几家大户啊,我们这也是无奈之举。”姜泑琳越来越心惊,因为这声音她更熟悉,是除了爷爷最疼爱的大长老!

  姜泑琳失魂落魄,也不敢发出声音,也不找爷爷了,转身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靠着墙缓缓滑落,一滴泪从眼角滚落,悄无声息,默默悲伤。

  “刚才外面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像是谁跑过去了?”二长老疑惑的问大长老,”不用管是谁了,今晚就要和泑琳说这个消息了,还不知道小丫头多伤心呢。“

  毕竟是从小看到大的自家小丫头,要拿她作为交易筹码还是不舍得,但是为了神农学派的利益,不得不狠下心来。

  姜泑琳仿佛是失了魂,茫然地坐在楚雪身旁,手虽然再给楚雪把脉,但是心思却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她不由得想起楚城的摸样,忍不住要把自己是尚未谋面也不知道是谁的婚约对象作比较。

  她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见到楚城,和自己对峙的场景,那个时候两人还不熟,楚城也是初到南都大学,却敢和神农学派的领导者对峙。确实是自信而又不自大。姜泑琳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满眼都是楚城了。

  自己连联姻对象都没有同意,却已经忍不住将他和楚城比较了起来。

  可惜姜泑琳自己也知道,楚城对自己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叹了一口气,姜泑琳也回过神了,强打起精神,出了房门去找爷爷了。

  在药堂见到了爷爷,只是姜泑琳已经没有刚回来的时候的开心呢与热情了,只能勉勉强强笑出来和爷爷交谈,“爷爷,我带了个病人回来,她的病情我处理不了,您帮我看一下吧。”

  老爷子打小就宠着这个孙女,自然是有求必应,跟着姜泑琳来到了房间,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楚雪,一把脉,脸色一变,“这毒,是武道家族联盟下的吧!”

  姜泑琳没想到爷爷一把脉便看出了这毒的来源,“没错,是我一个朋友的妹妹,得罪了武道家族,他们便采用了这种报复手段。”

  “还是如此卑劣,这毒比较棘手啊泑琳,而且还缺少一味最重要的药材,就是千年的圣莲,据说只有在圣道游的最里面才生长着,只有咱们的祖先才进入过的区域,要想找到这味药,可谓是千难万险啊。”老爷子叹了口气,似乎也没办法。

  “不过在这圣道之巅上,我倒是可以借助自然能量压制住毒素,可以使这姑娘的痛苦和损伤减少许多。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姜泑琳虽然自己处境困难,但是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很兴奋的,“谢谢爷爷帮忙!”抱着自己爷爷亲了一口。

  “你这丫头,还是这么皮。”老爷子看着姜泑林的目光充满慈爱和关怀,怎么也不想今晚就要逼迫她去联姻的样子。

  姜泑琳也不得不怀疑,自己爷爷知不知道大长老和二长老的计划。但是事情已经发展至此了,再去纠结知不知道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老爷子帮着姜泑琳处理好楚雪的问题,便回到了神农殿的主殿,留姜泑琳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陪着楚雪。

  这个时候谁都没有想到,姜泑琳把楚雪带回神农殿,竟然成了最令她后悔的事情。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已经到了傍晚,爷爷把大家都召集到了神农殿的餐厅,像是很正式的开会一般,把大家按照长幼尊卑坐好,等到所有人都到齐了才宣布开始吃饭。

  其实饭桌上的气氛很是压抑,大家谈论事情的声音都和很小,都在窃窃私语。尤其是二长老和三长老两个人仿佛很紧张和担心,一直在不停的讨论着什么。

  姜泑琳心里也是忐忑不安,她偷听到了大长老和二长老的谈话,已经知道了今晚自己即将面临的处境,但是爷爷还尚未开口,致使姜泑琳很是怀疑,到底是大长老和二长老瞒着爷爷将自己作为联姻工具,还是已经是长老会一致同意,只不过爷爷还没有告诉自己。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着不同的思考与想法,但是大家都没有表现出来,都在暗自揣测这顿晚宴的意义或者说是要宣布什么重要的事情。

  终于,就在二长老按耐不住要站起来和坐在主位上的老爷子说的时候,老爷子终于是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筷子,慢悠悠的拿毛巾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手,仿佛看不到大家焦急的脸色一样。

  “这次把大家都叫到这来,主要是想和大家商量一件事情。”老爷子并没有理会二长老疯狂给他使的眼色,自顾自的边喝茶边讲着。

  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停下了手中的东西,静待着老爷子接着往下说。

  姜泑琳的心随着大厅的寂静越来越沉,她已经不抱任何希望说爷爷并不知道这件事了,或者说,爷爷也默认了将她作为牺牲品去换来圣道之巅其他家族对于神农学派的和平相处。

  “对于姜泑琳在剑坛理事会议上的莽撞行为,其他几家及其不满,认为我们神农学派擅自强行的干预剑坛的事务,对我们提出了强烈的反对,经过我们长老会的商讨,一共讨论出了两个方案,现在让大家来决定。”

  “一个是不理会几家的反对和挑衅,与他们进行对抗,第二个则是与何家进行联姻,寻求何家的帮助来度过这次的难关。”老爷子并没有听二长老和三长老的劝告只将第二个方案亮出来,而是提供了两种方案来选择。

  姜泑琳听到联姻的对象是何家,脸色瞬间一白,不由得想起何家那个无恶不作的大少爷,简直就是圣道之巅上各家女孩子的噩梦一般。

  虽然现在还没有宣布联姻对象是谁,但是从年纪身份地位来看,最佳的选择就是自己了,姜泑琳的心越来越沉,脸色也越加的苍白。

  “我还是觉得第二个方案好,我们神农学派向来不起争端,能和平解决就和平解决吧。”、“这话说的我赞成,尽量还是不和他们发生什么冲突摩擦的是好。”

  大家引论纷纷,但是都偏向着第二个方案。二长老这个时候站起身来说,“大家既然都觉得第二个方案可行,那你们觉得谁最适合成为联姻对象呢?”

  大家一下子全部都沉默了下来,虽然大家都没有说话,但是都心知肚明,谁最适合去进行与何家大公子的联姻,但是碍于老爷子的面子以及为了避免被人议论,都是闭口不言,但是目光却全都看向了姜泑琳。

  姜泑琳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似乎对于成为联姻对象已经放弃了反抗和挣扎。仿佛自己已经坠入了无尽的深渊,怎么样也摆脱不了成为工具的命运了。

  “大家既然都觉得第二个方案好,那我们就选定第二个方案,至于联姻对象是谁,我们就不记名投票来决定吧。”老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暗自想到,神农学派已经与世无争这么多年了,身上的那点血性早已经被岁月磨平了,也只能通过联姻的方式来缓和矛盾了,只是苦了自己的孙女啊。

  大家一听是不记名投票,也没了怕得罪老爷子的顾虑,眼神交流之中,似乎已经决定了自己要投谁。其实大家对于联姻对象都已经是心知肚明,只是直接说对于老爷子以及姜泑琳不太合适。

  几位神农学派的高层把手中的纸条全部都交给了前来收名单的仆人,最终由老爷子亲自来统计联姻的人选。

  老爷子慢慢的打开了一张又一张的纸条,一声又一声的“姜泑琳“从老爷子嘴里念出来,像是一记记重锤,狠狠的敲击在老爷子和姜泑琳的心上,痛心但又无奈。

  当最后一张纸条被放在桌子上,这个人选毫无悬念的定格在了姜泑琳的身上,老爷子虽然不情不愿,他也清楚何家大公子是个什么样的品行,他这算是亲手把自己的孙女推向了火坑,但这件事已经成为了定局。

  姜泑琳面色苍白,但是对于这个结果也没有反抗的余地,她无奈的看向了自己最亲近的爷爷,张了张嘴,但是最终没有说出什么来。

  “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了,那么我们这里就散了吧,泑琳留一下吧,有些事情和你交代一下。”老爷子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挥了挥手让众人都散了。

  大长老在临走之前看向姜泑琳,眼中充满无奈和心疼,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说什么,跺了跺脚转身走了。

  “泑琳,你不会怪爷爷吧,爷爷对于这个也没有办法啊。”老爷子也挺无奈,揉了揉姜泑琳的脑袋,让她别低着头。

  姜泑琳在爷爷面前终于放下了所有的顾及和防备,抱着爷爷寻求最后一点安慰,“爷爷,都怪我,我不应该盲目做出决定,让您和神农学派还有我遇到了这样的难题。”

  “不怪你不怪你,是爷爷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住你,神农学派的血性已经被消磨殆尽了,他们只剩下随遇而安和追求和平相处了。”老爷子搂着姜泑琳,向哄小孩子睡觉一样拍打着她的后背。

  姜泑琳想起了小时候爷爷带着她在神农殿里面捉迷藏、玩游戏的场景,还有大长老被她揪了胡子疼痛难忍的场景,那都是多么温暖的场景啊,可现如今只剩下了冰冷冷的利益交换和联姻工具。

  她停止了哭泣,想要从爷爷温暖的怀抱里出来,老爷子放开了手,叹气道:“泑琳,虽然我不能阻止这次婚约,但是我尽量拖延你俩的婚期,给你争取到更多的时间,我也知道你和那个叫楚城的年轻人的事,他很有潜力,希望他能够把你救出来。”

  姜泑琳走出神农殿,望向漫天的繁星,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刚才爷爷的话,以及楚城的面庞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心中的无奈仿佛让姜泑琳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一步一步机械的向前走去。

  心中还是忍不住将那个何家大少爷和楚城相比较,相比之下,何家大少爷可谓是一事无成,不学无术,除了靠家族里的资源堆积起来的武道实力之外,没有任何一处可以和楚城相比较。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姜泑琳也犯了难,而且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为这种事情犯难,也没有犯过这样的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