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山海为龙

第581章 同境下,问敌手!(大章)

山海为龙 每天吃书 7150 2021-06-10 04:0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山海为龙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远山青黛如眉,曲水澄明如眸!

  这是熊垣登上山峰之后的第一感受。

  在短短的两天时间里,整个青丘山不单单腾出了一座风景最优美的山峰,并且还建造了巨大的青石台,台子上四面八方高高耸立着八根石柱子,每一根柱子上都雕刻了一个狐狸,形态各异,或是顽皮,或是憨厚,或是妩媚,很是让人感到亲切。

  此时,高台下人来人往,来自于人族四方的天才云集,一个个气貌昂扬,神采飞扬,展露着自己的风采,时而和三五好友说着什么,时而翘首远望,目光时不时的撇向了一旁组成全场最靓丽风景线的青丘美女身上。

  在这些美女当中,有八个青春靓丽的少女最为引人注目,每一个都有着独特的气质。曾经有人说过,美女到了一定的层次,光从外表上看其实已经没什么差别了,再让人感觉到与众不同的就是那一身独特的气质。

  显然,现在的青丘八艳就做到了这种地步。

  “好看吗?”

  很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于此同时,腰部左右两边的软肉被两只小手轻轻的捏着。熊垣只觉得浑身一冷,急忙转移了视线,看向了高台上的大长老:“不好看,一点都不好看,这个大长老真长……不对,这个大长老胡子真大啊……不对,这大长老的衣服真白……啊……”

  剧烈的疼痛瞬间席卷全身,让熊垣闭上了嘴巴,如同干枯池塘里的鱼儿一样,无力的晃动着身躯。

  “哼!”

  “要是好看你可以再多看点,真的,我不介意的,你说是不是啊!”女英阴恻恻的说道,手下的越发狠辣了。

  妮子抱着团子,强行让自己别过脸去,不去看自家老哥求助的目光。这样的场面她在家里见过无数次,反正她是不敢劝说的。再说了,现在这么热闹的场面可比她老哥受苦好看多了,人头涌动,热闹非凡,简直是大开眼界。

  “果然,妮子大了就变成了黑心棉的了,不保暖不说,还漏风!”熊垣愤愤的想着,腰上的肉越发的疼了。

  青丘山大长老站在了高台前,白须飘飘,一身青色的长衫,手持着碧玉的手杖,目光在缙云无餍身上一撇,不禁眼角抽搐起来,就是这个家伙,以最强硬的姿态,硬生生的狠狠的勒索了青丘山一顿,可他们也不得不接受这个勒索。

  谁让青丘山后继无人呢。

  无奈的情绪一闪而逝,随即昂扬起来,青丘山大长老朗声道:“诸位才俊,名驰人族,今日齐聚青丘,实乃青丘不胜之喜。更为值得庆贺的是,我们人族年轻一代里的的熊垣刚刚在青丘顿悟,实力更进一步。

  诸位应当知道,我人族从会修炼开始,从圣皇轩辕以来,从无敝帚自珍之人。而今,熊垣也愿随诸位圣贤,为诸位,为人族传法,凡有意者,皆可在这台下听讲。

  熊垣,请上台来!”

  这话一出,人群就炸开了,纷纷将顺着青丘山大长老的目光向着熊垣看去,一边看一边议论纷纷。

  “讲法啊,人族都多少年没人敢这么直白的说讲法了。可别说的好听,实际上没有多少东西讲。”

  “我们就坐等看他的笑话,我倒要看看这个熊垣有什么能力。”

  “嘘!我们看着就行。他想讲法还要问问那几个家伙同不同意?要知道当初南鸩北鼋的时候,那几个家伙就扬言要做这存象境界第一,现在这些人都来了,可就有好戏看了。”

  “你是指那几个古来氏族的家伙?”

  “当然,他们自觉族里出了圣皇,出了大帝,想要延续这样的荣耀。结果现在他们还没动作,这个叫熊垣的就先出头了,他们能看的过去?且看着吧,这热闹才刚刚开始。”

  “嘶!还真是,你看那几个家伙眼睛都快冒出火来了,啧啧啧,就看熊垣怎么应对了。”

  看热闹者有之,同情者有之,无所谓的也有之,反倒是那些对熊垣有所了解的人,一个个安静的沉默下来,等着他登台讲法。

  “哼,这些家伙竟然敢看不起大哥你,我要放小白咬他们,一个个连我的小白都打不过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议论你!”妮子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十分不满。

  “随他们说去,不服气的让他们问你大哥的斧子。”丹朱抬着头,漫不经心的说道。

  “别掐了,青丘山的大长老喊我了,你们俩松松手啊。”熊垣低声喊道,回应他的是两声骄哼。他这才有机会整理了一下衣服,昂头挺胸的向着前方走去。

  很快,头插桃花枝,身穿凤胤之衣的熊垣就出现了高台前,看上去总算是有了几分正经的样子,让旁观的人先是赞叹了三分。

  不管讲法传道弄得如何,光这外貌打扮已经碾压了许多人了,女英看的简直两眼放光,恨不得一把把熊垣给装袋子里运走。

  就在熊垣准备踏上高台之时,一双粗糙的大手猛然横在了他的身前,将他拦截了下来:“且慢!你熊垣光凭借一次顿悟就上台讲法,未免把我人族讲法看的太轻了吧。”

  众人急忙抬眼看去,只见对方身穿一身黑色熊皮,高大魁梧,两条手臂粗壮的惊人,两眼如电,身后背着一柄大锤,气势惊人,不由得心下暗暗吃惊:“这是哪里来的莽夫,虽然现在不少人都想要看熊垣的笑话,可这第一个出头的,只怕会被熊垣下狠手吧?”

  “我乃提挺氏,提挺安国,伏羲帝族之苗裔,你熊垣有何资格给我讲道?”提挺安国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口却咄咄逼人,直视着熊垣道:“我提挺氏自伏羲圣皇以来,在人族传承不熄,尚且不曾如此讲道,今日你要是不说出个一二三来,就滚下山去吧。”

  “提挺氏!竟然是提挺氏,这么古老的氏族竟然也出世了。”

  “他竟然敢自称帝族,这怎么可能,不出人族大帝,如何能称呼自己为帝族?可我从没听说过人族有提挺大帝之说?”

  “一看你们氏族就是新起来的吧,对提挺氏不了解很正常,这可是人族最古老的帝族之一了。”

  “这熊垣能应付吗?”丹朱担心起来:“提挺氏的人可一向不怎么好说话。”

  缙云无餍伸手拦住丹朱,淡淡的说道:“不用管,一个提挺氏而已,抱着那一点古老的东西,”

  “自伏羲成为圣皇之后,神农成圣皇之前,人族有二十四帝族,提挺氏便是其中之一,堪称最古老的帝族,五百年不曾出世。提挺氏多修震卦之道,有提挺震卦碑文十五块,其上详细地叙述了提挺帝的功绩。当年我看到这些碑文的时候,也不禁心神震动,为人族诸多豪杰鼓舞。可以说你们被尊为人族古老的二十四帝族,实在是实至名归。”

  随着熊垣的话语,提挺安国的脸色逐渐缓和起来,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熊垣继续道:“可你们提挺氏一向以握雷霆,正光明,定不臣出名,何时出了你这个是非不分的家伙来了?”

  “是非不分?”提挺安国怒道:“你不过是区区存象之境,有何资格大言不惭说讲法,你不过是人族里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部落,竟然敢对我帝族妄加议论,就这些还不够吗?”

  熊垣转过身,直接无视了提挺安国的问题,看向了聚集起来的人群。俗话说,人一过万,无边无沿,人族四方天才聚集起来,足足有一万八千多人,一眼看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能看清的不过是靠近的一圈人的脸色,可即便如此,熊垣也能感受到靠近的这些人散发出来的恶意。

  区区一个才冒头几年的小家伙,竟然还敢学那些大人物传法讲道?

  高台上,青丘山大长老老神在在,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在他的身后,司羿,潜龙颢,还有青丘山的两尊神明并列而立,面无表情的看着底下哄哄闹闹的场景,仿佛底下的人不存在一样。

  可实际上,潜龙颢和司羿早就暗中聊开了。

  潜龙颢:你觉得熊垣这小家伙能应对得了这样的局面吗?这下子青丘山可把他架在火上烤了,要是没有过人的本领,以后这小家伙的名声就臭了。

  司羿:嗯。

  潜龙颢:你觉得这小家伙能忍多久,我可看到他的手已经开始往后摸了啊,你说这要是动手了,他是杀呢,还是不杀呢?二十四帝族可来了不少,加上神农帝一十三帝的后代,还有帝轩辕诸多大臣的后代,人人心里都有一股子傲气,这小家伙能受得了?可别一出手就把人给秃噜了啊。

  司羿:嗯。

  潜龙颢怒了:你嗯个屁啊,说点实在的。

  司羿:这不是应和你嘛。你看看底下缙云无餍都不急,你急什么,等就是了。收不了场的时候我们再上场。

  潜龙颢忍不住翻起了白眼。司羿自从得了乌号弓之后,他是越来越看不透对方了,实力增长多少看不透也就罢了,可这脾气竟然变得也更加的沉稳了,简直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揍他一顿,看看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惊讶的。

  “熊垣,你敢藐视我?”提挺安国大怒,头发根根直立,身上竟然爆发出一阵阵啾啾的电鸣声。

  “存象九重,雷电加身,这样的天赋却是不错。可在我眼前却丝毫不够看。”熊垣站在台阶下,看着熙熙攘攘的人头,朗声道:“我熊垣一路走来,厮杀不断,在人族里也算是有了微末之功,登上这高台也算是绰绰有余,若有不服的,可与我在司羿大人面前一论功过?

  至于实力?

  我熊垣存象五重,可却可以和合境争锋,斩杀魑魅。

  我知道你们当中很多人不服气我,有氏族出过大帝,有天才机缘深厚,有人自命不凡,可我熊垣依旧敢在这里说一句,诸位,同境界里我当无敌于当世,但有不服者,尽可上前,一试锋芒!”

  熊垣说着,将自己压抑的气势绽开,如大潮涌起,摧毁一切浮萍草沫,硬生生的将眼前蜂拥的人群避开了三丈外。而提挺安国则脚步噔噔蹬的后退,一直被压倒了人群当中才停下来。

  人群中的诸多天才一个个惊讶的看着熊垣,要知道,能聚集在青丘山的,无一不是各大氏族里的精英,一个个修炼的图腾哪个不是精挑细选的?靠近熊垣的人个个都是存象九重,如同提挺安国一样的存在,可这么多人竟然被熊垣直接用气势逼迫,纷纷抵抗不住的后退,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我当力压人族战场上四大天才的人是何等的人物,想不到竟然是个借助神兵锋芒,妄图蒙骗天下的人。你这样的人,也配上去传法?”

  众人纷纷散开,露出了说话之人,竟然是一个头戴玉冠的少年,看上去十五六左右,背上背着一杆染血大旗,血色飘扬,一副自信从容的模样,指着熊垣大声道:“想不到吧,人族存象境界里见过神兵锋芒的人可不止你熊垣一个,我乃是赤翼氏,赤翼昭是也。我天生就能和神兵想通,你能瞒得住别人,可瞒不住我。”

  “赤翼氏,又是一个帝族,传闻是圣皇后十三帝之一。”有人低声议论。

  “原来熊垣靠的是神兵,这算什么本事,给我一把神兵,我也能力压存象之境,号称无敌。真是看错了他!”又有人气愤道,一副上当受骗的样子。

  “就是,就是,说不定他的那些传闻中的功劳也是靠着神兵才立下的,我们有神兵我们也行。”

  “唉,人心不古啊,想不到人族里竟然出了号人物,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熊垣,你还有何话说,依靠着神兵之利,凭借着人族那几位的偏爱,自己闷声发大财不说出来也就算了,可你竟然还敢在我们面前打肿脸,充胖子,真是不知所谓。我劝你还是赶紧给我滚下来,免得上去丢人现眼,让那几位大人脸上无光。”赤翼昭大声呵斥道。

  赤翼昭一身气息起起伏伏的,高昂时气息如同合境境界一样,低迷时也有存象九重,很是诡异。

  “你就这么点手段?”熊垣笑道:“和你赤翼昭一样感觉的人应该也有不少吧,都站出来让我看看。光凭借你一个赤翼昭,只怕还不够我一只手打的。”

  “熊垣大胆!提挺氏,赤翼氏两大帝族齐齐出声,你竟然还敢狡辩不成!那再加上我苍山氏如何?苍山氏,苍山緷,不服你!”

  “方相氏,方相二魇,熊垣,可敢丢下神兵与我一战,我定要拆穿你的虚假面目。”

  “盘……盘瓠氏……盘瓠……瓠诤前来……前来一战!”

  ……

  呼啦啦的,瞬间十几个人上前,一起面对着熊垣,赤翼昭伸手点着熊垣,气势汹汹道:“熊垣,你是自己走下来,还是我们把你给打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