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启者联盟

第813章 饕餮刺青

神启者联盟 江南可爱多丶 5314 2021-09-15 00:2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神启者联盟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轮朝日喷薄而出。

  刹那间,明亮的光华照亮了一切阴影,随后是如雷般的爆炸声,惊得战马畏惧不止,就连敲鼓吹号的鼓号手都惊得停下了敲打吹奏。

  “阿轲……”阿布转过头来,望见的却是无数的战马与人头,没能第一时间看见里面的情况。

  尽管如此,他依旧选择了相信自己最好的朋友,咬了咬牙再度带着手下的残兵趁着青州鬼骑有些惊疑之时冲杀而去。

  光芒淡去之后,秦轲的身影才逐渐显现,一头黑发散乱,甲胄上也处处都是烧灼的痕迹,看上去破破烂烂,随时都会坠落。

  而在他的前方,孙青则要比他还要惨,不但从头发到眉毛都已经因为热量而发黄卷曲,整个上身的牛皮盔甲已经完全被灼热焚烧殆尽。

  贴身软甲也因为带子断裂而坠落,内衬几乎成了一块烂絮,**的上身精壮身躯上面,不再是贵公子般洁白如玉,而是无数破裂的口子与焦黑痕迹。

  滚烫的鲜血顺着皮肤向下缓缓流淌,孙青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秦轲。

  沉重的呼吸中,他用沙哑的声音问道:“这是什么招数?”

  “我也不知道。”秦轲同样喘着粗气。

  引导体内那股雷电本就极其费神,但没想到的是这股雷电在时隔多日再度被扔出是居然如此可怕,险些把他自己都卷了进去。

  “一个气血修行者,竟然用出了这些玄秘的法术。”孙青摇晃了一下,却顽固地用长枪拄着地面撑住了身体,愤怒地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

  他伸出左手,猛地握住上身的衣服,一声裂帛的声响之后,整个上身都暴露出来。

  如山峦一般起伏的身躯,强健的腹肌勾勒出悬崖绝壁的粗犷与苍劲,粗犷和英武交相融合,仿佛天神一般。

  只可惜,无数的灼伤与切口让他看上去十分凄惨。

  然而秦轲的目光并不集中在孙青的胸膛小腹上,而是紧紧地盯着他手臂上那藏青色的刺青。

  那是一道符文,歪歪斜斜,扭曲犹如虫子爬行而成,但却勾勒一种诡异的纹路,就如同一只恶鬼正在对这个世间发出狞笑。

  饕餮……

  秦轲能看懂符文的意思,但不懂这个符文背后到底代表了什么,一股莫名的直觉告诉他,这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刺青那么简单。

  “呵呵呵。”孙青发出笑声,面容却是凶狠的神情,“饿么?那就吃吧。”

  恍惚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睁开了眼。

  秦轲突然感觉双腿有些战栗,一股寒意顺着脊背一路向上冲上了脑海。

  就在他的注视之下,那符文真的就活了过来!

  它不再是个死物,甚至秦轲通过风视之术听见了如同心脏一般有节奏的跳动声,原本就像是恶鬼的外表越发显得诡异狰狞。

  饕餮……是长城守备军一直在浴血抵挡的凶兽吗?

  “嗯……”似乎感到剧烈的疼痛,孙青闷哼一声皱起了眉头,随后符文的颜色由藏青转为血一般的殷红。

  那颗心脏跳动的声音越发尖锐,似恶鬼在阴影里对人的贪婪发出讥笑。

  孙青身上的伤口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了!

  原本还露出鲜红血肉的伤口,现在不但不再溢出鲜血,甚至在秦轲的感觉里,那些伤口似乎变成了一张张贪婪的嘴巴,从内向外地吮吸起流失的鲜血来!

  气血修行者的鲜血,本就是一身凝练的精华,若是到了宗师境界,一部分鲜血甚至会转而变成金色,曾有君王狂热地相信喝下这些人的金色血液便可得长生。

  而那些伤口正如同狂热且贪婪的疯子,狰狞着扭曲着将那些鲜血全部吮吸了回去,然后紧紧闭合,不肯让这些鲜血再向外溢出分毫。

  焦黑的皮肤在短短的几个呼吸时间里就褪去,重新露出如玉般的光洁。

  秦轲只知道这世上有一个刘德拥有这种强大的愈合能力,但孙青的愈合显然和刘德不同。

  刘德的愈合,是一种如同青草遇见甘霖一般获得新生。

  而孙青愈合的过程却显得无比痛苦,神情扭曲,皱纹如同蛇形一般从眼角开始蔓延。

  短短的时间里,他似乎苍老了十几岁,原本漆黑的头发也像是被汲取走了大量养分而变得雪白。

  “你……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去喂那鬼东西?”秦轲震惊地看着孙青。

  “不错。”孙青面目可怖地挺直了身体,原本有些虚弱的身躯再度充满了力量,甚至……比之前还要强大。

  他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几乎是重重地在敲击大地,仿佛一位大步而来的巨人由远而近,“你有你的手段,我也有我的,很公平,不是么?”

  秦轲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总觉得孙青的实力如此怪异,在一些时候甚至要强过小宗师的那道槛,可这样的代价,真的值得么?

  “你疯了。”秦轲艰涩地道,“这样做,就算赢了又如何?你一样会死。”

  “我孙家男儿,只会战死,不会战败。”孙青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露出有些病态的笑容,“你猜猜,你的生死兄弟,还能帮你拖延多久?”

  多久?恐怕没有多久。

  秦轲喉咙有些发干。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阿布的六花阵是如何支离破碎。

  紧迫的环境里根本没有时间让从容练兵,因此很多变化都还没来得及让青州鬼骑们操练,阿布因此只能把其中的几种变化拆出。

  现在能用的,也就只有天、地、风、虎四种变化罢了。

  然而这点人的残兵,即便是六花阵,又能在源源不断的敌军面前撑上多久?

  一杆银枪如夜雨悄然而至。

  秦轲睁着眼睛,感觉孙青长枪上的气息此刻就像是一道飘忽的风,又像是滴落的雨,已经到达了某种很玄妙又很恐怖的境界。

  和风朝露两剑的剑意在那杆长枪上竟然交汇得如此融洽,而后,就在秦轲面前距离不过一丈的位置,长枪猛然一抖,泼洒出无数朵银色如匹练的枪花。

  这是……海棠?

  这个人,他的天赋强到了什么程度?

  千钧一发的时刻,秦轲根本来不及做出足够的反应,只能下意识地挥动菩萨剑,抖出同样的一朵剑花,荡漾出无数光辉。

  无数的光辉后,是被撕裂的晨风以及刺耳的剑啸,两道人影骤然接触,然后光华四处崩裂!

  如果不是这些光华是在战场中绽放,只会让人觉得是一夜疾风骤雨打在花朵上,震得花瓣四处凋零飘落。

  光华掠过,传来“嘭”地一声闷响,一道人影向后倒飞出来,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狠狠地砸在一名青州鬼骑座下的战马一侧。

  “呕……”落地后才刚刚站了半截,秦轲就吐出一口鲜血来,那股巨力依旧还在他的身体里肆虐,胸腔好像被攻城锤狠狠地重击了一下,疼得他无法呼吸。

  而在他的身后,那匹承受了撞击的战马已经七窍流血躺在地上挣扎,根本无力再起身——它的内脏都碎成了一块块,又如何能再支撑起身体?

  好可怕的力量。

  秦轲估计孙青现在的力量至少增长了一倍,几乎快要达到宗师境界的门槛,在这样的巨大力量下,两人光是兵器相交就已经震得他虎口崩裂,菩萨剑更是险些脱手。

  但还没等他稍作喘息,孙青已经果决地奔行而来,出枪迅如雷霆,只见两人砰砰砰地交了几次手,秦轲已经中了一记肘击,一记膝撞,后一下直接将他撞出去,在地上连滚了十几步远。

  “哇……”秦轲再度吐出一口血,眼前一片血红,似乎头顶上被碎石划破了伤口,鲜血顺着额头浸透了眼眶,把前方变得一片模糊。

  但孙青面色冷然地再度到来,一次接着一次地出手把他打得后退。

  “来啊,你们不是要杀了我吗?”孙青低吼。

  “你们不是要守护荆吴吗?”秦轲再度倒飞出去。

  “起来!”孙青声音如雷。

  秦轲撑着双腿再度站了起来,晃晃悠悠。

  然后,他再度飞了出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