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方外志异

第455章 中断

方外志异 无色定 6755 2021-05-15 06:1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方外志异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老师?”泰罗看着那个精金魔像,捂着自己手臂伤口问道。

  “先赶紧给自己治疗吧。”玄微子用心灵感应说道。

  “你是他的老师?”旁边女牧师让娜心有余悸,手上绽放一轮金白光晕,施展神迹为泰罗治疗,同时问道:“你难道就是那位‘心灵公爵’?怎么是这副模样?”

  玄微子没有变回原貌,说道:“这你就不用管了,周围不死生物察觉到这里的动静了,你们先撤离吧。”

  让娜还想说什么,耳边听见不死生物的怪异吼声正在逼近,泰罗扯住她,两人赶紧逃遁。

  “喂!你就这样把自己的老师扔下吗?”让娜被泰罗拽着逃跑,她旋即听见后方传来砰砰震响。

  “我的老师可是传奇心灵术士!刚才那只吸血鬼不也被老师一脚踩死了?”泰罗反驳道。

  “那是吸血鬼长老,就算用烈焰烧成灰烬,也未必将他们彻底消灭!”让娜说道:“而且我刚才看见了,那个吸血鬼长老利用‘气化形体’逃跑了,一旦让他逃了,那才是后患无穷!”

  泰罗也不耐烦了:“那你对付得了吗?!要不是老师及时现身救援,我们两个都要被那只吸血鬼杀死!”

  相比起让娜对消灭死灵法师与吸血鬼的执着,泰罗此刻内心更多是懊悔,自己原本以为策划了一出精妙的夜间偷袭,能够一举捣毁邪恶死灵法师的阴谋,结果事前的预言侦测并不能发现吸血鬼长老的存在,险些令自己与让娜就此败亡。

  当看见玄微子现身救援,泰罗立刻就明白这是老师安排的一次考验。这不光是考验泰罗在具体战斗上水平,也是包括对长峡城内外各种状况与情报的掌握,从而可以做出怎样的应对策略。

  想要解救贫苦民众,消除盘踞的邪恶隐患,绝不是靠一腔热血就能完事的。泰罗原本以为自己有充足准备了,结果实际应对还是出了各种各样的差错。

  等泰罗与让娜逃到汇合地点,各方人手汇报了自己战况,虽然确实击杀了好几位死灵法师,但大家都觉得,并未因此彻底动摇那群死灵法师的实力。

  “泰罗,我们在撤退的路上,发现有其他法师在填尸坑附近观察战况。”跟着玄微子来到长峡城的恩法斯说道:“他们的来历我不敢确定,可他们在死灵法师施法仪式出错的关键时刻,都没有插手干预。”

  泰罗皱眉说:“难道这些人在期待填尸坑那里将要发生什么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恩法斯说道。

  女牧师让娜则颇为不满:“这些法师都是一群极端自私自利的货色,不等危机扑到面前,是绝对不会浪费一丝力量去解决的!”

  泰罗则问道:“我倒是好奇,那个填尸坑到底有什么东西?那群死灵法师之中还有一位吸血鬼长老,这可不是一般的法师团伙。他们不可能只是盯上了填尸坑里的尸骸与不死生物,刚才进行的仪式也很不一般。”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让娜说道:“原本驻守填尸坑的抄经院教友,或许有研究记录。”

  泰罗说道:“让娜大人就没有去查阅一下?”

  “我、我……”女牧师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我不识字。”

  现场一片静寂,泰罗也面露茫然。在他印象之中,无论是法师还是教会圣职者,都是典型的精英人士,学会通用语都是最基础的了,多掌握几门语言都不稀奇。

  甚至通用语最初就是教会抄经院推广传播的,在帝国开创前的相当一段岁月里,贵族领主想要学习语言文字,都要通过抄经院教士的传授。昔年教会在人类文明中的地位,就像如今的法师,几乎彻底主宰着嘉拉德大陆上所有人类国度。

  只能说,一位不识字、却掌握神迹力量的教会圣职者,这年头也算稀罕了。

  恩法斯不禁问道:“让娜大人,您不识字,是怎么学习教会圣典与神迹的?”

  “我是在农田收割麦子时,蒙受吾主启示,发自内心要追随吾主事业。”让娜看着周围众人奇怪目光,反问道:“怎么?这有什么奇怪吗?难道我这个农夫的女儿就不能蒙受神恩吗?”

  “不是不行,就是……”泰罗挠挠头:“算了算了,不提这个。现在我们没办法迅速消灭填尸坑周围的死灵法师,让娜大人打算怎么办?要不您去邀请更多慈爱院人手前来?”

  “慈爱院并不热衷对外讨伐。”让娜意气消沉,她问道:“对了,刚才‘心灵公爵’不是现身了吗?他应该可以消灭那群死灵法师吧!”

  “可以是可以,但我为什么要做呢?”

  玄微子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他足踏银辉云光缓缓落下,除了让娜,在场其他众人纷纷起身行礼。

  女牧师听见这话,立刻问道:“难道‘心灵公爵’要坐视危机爆发吗?我看您的学生,并不是那种只顾私利的贪婪之人,可见您也有慈爱之心。明知这群死灵法师与长峡城的贪官污吏勾结,谋害贫苦民众,难道可以冷眼旁观吗?”

  泰罗听得有些不舒服,正要开口喝阻,就见玄微子呵呵发笑:“你这个文盲村姑倒是有意思。说你愚蠢固执吧?但也足够机灵,知道用语言挑拨,在城外也懂得如何调动民众。说你聪明机敏吧?偏偏又死守着心中的善恶观念、正邪立场,不肯变通。”

  女牧师让娜不依不饶地追问:“那‘心灵公爵’对此到底是什么态度?”

  “我不会为了一个忽然升起的想法与判断,参与到一场纷争之中。”玄微子望向泰罗:“填尸坑那些死灵法师,是来自一个叫做‘腐朽学派’的组织。你对他们的实力应该有大概认识了,接下来怎样选择,由你们自己决定。”

  “老师,如果我们再次遇到那位吸血鬼长老,您会出手帮忙吗?”泰罗问道。

  玄微子想了想,说道:“如果他不对你出手,我也不出手。人家具体要干别的什么事,我也不可能阻拦。”

  “我明白了。”泰罗点头说。

  让娜面露不满,但她这回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在玄微子眼里,腐朽学派的死灵法师还真谈不上什么邪恶,或者放眼整个法师群体,无论个人品行与群体败坏,腐朽学派也就是一个相当“平常”的法师组织。

  抽取几十个贫民的灵魂来作为施法材料,用他们的尸体制作不死生物,这种事在当代法师群体中比比皆是。玄微子在互保同盟,也只能以劳力不足为理由,禁止剥夺活人灵魂为施法材料。但他很清楚,五芒星之塔中还是有法师从外界购买贮存灵魂的宝石,他对此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在将人异化为资源这一点上,法师可谓是达到了极致。而偏偏如今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法师仍然是施法者的主流,像玄微子这样的个例,不足以完全扭转时代局面。

  而且眼下旧大陆灾荒遍地、流民离散,如果不能转变这种境况,那杀光了这个腐朽学派也没意义,长峡城里官吏商人资助供养的法师顾问,估计会毫不手软地将城外贫民当成魔法资源,吃干抹净。

  这年头,对于普通人而言,成为苦力都是一种奢望。

  ……

  “妈的,那是什么东西?”

  礼拜堂边上,古力格伯爵的身体像是一滩烂泥,强大的自愈能力将他碎烂如糜的骨肉重塑回来。

  “那是精金魔像吧?真是绝了,半点预感和风声都没有,直接就砸在头上,‘钻石皮肤’都挡不住,这是撞上厉害人物了。”

  吸血鬼长老最强大的地方,并不在于战斗与杀伤力,尽管在千年前,古力格伯爵的实力基本可以做到横行大陆没有阻碍,但近乎不朽不灭的存在,才是他们长久立足的基础。

  曾经有过吸血鬼长老,遭遇教会圣职者的包围攻杀,最后被活活烧成灰烬。不过那时候的神圣之主教会对吸血鬼的了解还不够,没有做出适当的后续处理。结果就是在十几年后,那位吸血鬼长老硬是从灰烬残渣,重塑出原本的躯体,尽管当时仍然非常虚弱。

  古力格伯爵知晓,想要彻底消灭吸血鬼长老是很难的。哪怕是利用神迹火焰,反复焚烧成灰烬渣滓,吸血鬼长老还是有重现复苏的可能,无非是要花更漫长的时间。

  如果要压制吸血鬼长老的复苏,要么是利用神迹进行封印,或者将灰烬洒进大海,利用海水流动,将吸血鬼长老的存在形态彻底打散,这可以将复苏的时间拉到近乎无限长,除非那位吸血鬼长老有什么提前的准备。

  凭借这种基本无法消灭的存在状态,古力格伯爵曾经非常自信。但在这个时代苏醒后,他已经开始畏惧了,除了教会圣职者之外,法师实力更强、手段更多,自己过去引以为傲的不朽不灭,未必能应付那些传奇法师。

  “还是要低调啊,腐朽学派这些家伙,也不知道招惹了什么人,跟着他们怕是还要吃亏。”古力格伯爵渐渐站起,再度来到填尸坑附近,冒着惨绿光芒的魔法阵渐渐安稳下来。

  “怎么样?动静似乎没有之前厉害了。”古力格伯爵向一名死灵法师询问道。

  “仪式中断,第三阶段只能从头开始。幸亏及时控制住了,否则还要遭遇更严重的损失!”死灵法师面露疲态。

  “那我岂不是还要放一次血?”古力格伯爵不太乐意地问道。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古力格伯爵击杀了来犯敌人吗?”

  “没有,让他们逃了。”

  “什么?”死灵法师略带怀疑:“虽然发动突袭之中有厉害人物,可相比起古力格伯爵,应该还是差距颇大。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

  这位吸血鬼长老还是要脸面的,没有说自己被砸扁的事情:“我刚追上去,就被一台精金魔像拦阻去路。我被它牵制住,就让突袭者逃了。”

  “精金魔像?!”

  “对啊,就是那种又黑又亮,每走一步地面都在颤抖的怪物。”古力格伯爵摇头感叹:“真是好东西啊,我也想要一台。”

  “那个精金魔像是不是四肢粗短,身上带着尖刺,肩膀上没有脖颈脑袋的模样?”死灵法师赶紧追问。

  古力格伯爵点头说:“没错啊,你怎么知道的?”

  “这是拿撒吕依特制的精金魔像,整个奥秘之眼都不超过十台!而且拿撒吕依拥有最高调度权限,别人不可能越过他操控精金魔像!”死灵法师面露忧虑:“但我们跟奥秘之眼无冤无仇,腐败学派的创始人也曾经跟随米柯西学习奥术,怎么就突然来干预我们的行动了?”

  古力格伯爵冷笑不止:“我看你们这些法师之间,根本谈不上什么亲密友谊、彼此关爱吧?无冤无仇又怎样?看你们不顺眼,或者猜忌你们有不安分的举动,直接对你们动手,一点也不奇怪啊。”

  “不,你不懂!”死灵法师说道:“奥秘之眼真要对我们下手,用不着这种小打小闹,派一批高等法师直接发动轰炸,我们的仪式就彻底失败了!而现在奥秘之眼根本没这种闲心,拿撒吕依更是被‘心灵公爵’屡次重创,现在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没法主持整个奥秘之眼了。”

  “呵,心灵公爵?你们这些法师的称号真是毫无贵族观念。名头一个比一个夸张。”古力格伯爵讥讽道。

  “贵族观念?那东西能提升奥法环阶吗?”死灵法师反驳说:“还有,那位‘心灵公爵’不是法师,是心灵术士。他使用一种叫做灵能的施法体系,跟我们法师奥术不一样。”

  “灵能?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古力格伯爵摸摸下巴:“那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还要继续仪式吗?”

  死灵法师抬头望天:“快日出了,今天先到这里吧。填尸坑这边闹出动静,估计还要跟长峡城的人做出一些交待……唉,最烦这群商人和官吏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